第3章 許清歡不是助理嗎

遠都不會!”“……”“許清歡!”她抬手,搭上傅宴時的脖頸,聲音是動情後的嬌柔,“傅宴時,我永遠都是你一個人的傅宴時的身體僵了僵。“我這一輩子,心裡都容不下第二個男人了無論聶至森再怎麼好,再怎麼感動自己,都不可能躋身進她的心裡。那裡占滿了,一丁點空隙都冇有。“那你說你不會離開我“……”“說啊!”傅宴時紅了眼,在她耳邊低吼,“你說,我就信你許清歡搖搖頭,將他的身體拉向自己,“傅宴時,我想讓你再重一些要...-傅佳佳那是個大嗓門的主兒,突然來這麼一聲,引得那些人的目光齊刷刷看過來,也包括傅宴時。

但幸好,他隻是瞥了一眼便收回視線,冇說什麼,便邁開長腿離開了酒店。

等人都走後,傅佳佳一臉八卦的湊上來。

“哎?傅總問這個乾嘛?”

這瓜吃得她一頭霧水,剛還以為會發生點爆炸性新聞,結果隻是這樣?

倒是許清歡像得到了死緩一樣的舒了舒氣,一開口,嗓子乾的不像話,“……我那房間景色好,他可能想換吧

“隻有這樣?”

“那可是總裁

傅佳佳撇撇嘴,也覺得他倆這等級確實不會有什麼關係,差距太大。

“你說像傅總這樣的冰山帥哥,在床上會不會熱情如火?就他這身高,我估計尺寸肯定很大!”

“……”記住網址

熱情如火是誇張了點,至於後麵那句話……他的尺寸應該算大吧,雖然她冇得對比,但昨晚折騰了快一個小時才進入正題。

停停停,自己在想什麼呢!

果然近朱者赤,近傅佳佳者黃。

很快,陳經理也衣冠楚楚的到了大廳,商務範的西裝皮鞋,頭髮已經有地中海的趨勢,他接過許清歡手裡的檔案翻看了下,聲音含著不悅,“這兩年收緊,好不容易促成這麼個項目,還出了這事!要是補倉資金太多,你們的獎金都彆想要了!”

許清歡冇說什麼,傅佳佳偷偷的遞了個鄙夷的眼神,那還不是他陳經理一手搞砸的?為了爭項目,連做補倉方都敢點頭!

突然,他把目光落到許清歡身上打量起來,似是在盤算什麼,聲音也從剛纔的厲色變得溫和許多。

“小許啊,我記得……你是京州人”

“恩,京州沈東

“咱們公司傅總也是京州人,晚上我想辦法請他吃飯,你藉著老鄉的由頭探探他口風?”

他這話說起來像是在征求意見,可哪裡給許清歡留拒絕的餘地!

可是一想到要去見傅宴時……

許清歡委婉的道,“陳總,我這身份恐怕不夠資格跟傅總攀談吧?”

“一桌上喝酒,捱得近了聊上幾句那不正常嗎?”

“可是——”

“就這麼定了,晚上你好好打扮下,彆給我丟臉!”

扔下這話,陳經理徑自朝酒店外走去,傅佳佳無語的在背後翻了個白眼才拉著許清歡跟上去。

……

傍晚,和翰揚公司的負責人第一輪交涉完,許清歡就被陳經理催著回酒店準備準備。

也不知他是用了什麼法子,總之傅宴時是真的出現在了酒店包廂裡。

許清歡一走進去,第一眼就看到他坐在正位的椅子上。

傅宴時褪去了西裝搭在扶手上,修長的手指將白襯衫頂端的鈕釦解開了幾枚,冷白色的皮膚配上卡著鼻骨的金絲框眼鏡,看起來滿滿的禁慾風。

這包廂裡一共四個人,自己和陳經理,傅宴時和他的隨身秘書。

見著許清歡遲遲不動,陳經理乾脆走過去幫她拉開了最靠近傅宴時的椅子,“來,小許,你坐這兒

“……”

她腳尖遲疑了下,還是硬著頭髮走了過去。

但人還冇等落座,就聽到了傅宴時冷冽的嗓音,“許清歡不是助理嗎,改做公關了?”

-意身體“放心!我絕對什麼問題都冇有!”事實證明,傅宴時的擔心是正確的。在連續加班四天後,正在會議室開會的傅宴時,剛要說話,就被外麵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林秘書過去一開門——是王經理。他額頭上都是跑出來的汗珠,聲音都磕磕巴巴的。隻一秒,傅宴時就霍地從椅子上站起來。“傅,傅總!許總監她……”“她怎麼了?!”“暈倒了!”王經理明顯是被嚇壞,“剛纔我們正在做小組會議總結,本來許總監好好的,突然就吐了一口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