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傅宴時的紋身

邢雪,發了句“謝謝你的花”過去。一天工作忙完,許清歡說不累是假的。好在今天不用去西航,那邊就隻等著立案調查了。拖著疲憊的身體,許清歡攔了輛出租車回公寓,手裡還不忘抱著那捧花。要是今天冇帶回去插進水裡養,怕是明天就要蔫了。到了公寓,她在超市買了點蔬菜水果才上樓。剛把花外麵的包裝拆了,就聽到手機在響。一看,是傅佳佳打來的。“歡歡!你看傅氏的閒話會論壇了嗎?”“……冇有啊那個她向來很少逛,都是閒人纔去刷...-而且那紋身看著有年頭了,深浸皮膚,不像是新鮮紋上去的。

如果傅佳佳的話屬實,那0825應該就是他心上人的生日吧!

畢竟傅宴時的生日她是知道的,是四月份,傅氏集團董事長及夫人,也就是傅宴時的父母,生日都是在七月。

當然,和自己就更沒關係了!

她的生日是11月14日。

跟那四個數字冇一個對得上的。

想想,能讓傅宴時這麼個冷淡到骨子裡的男人,做出紋身這種瘋狂又略顯幼稚的事情,怕是真的愛慘了對方。

許清歡突然為昨晚自己的衝動行為感到後悔!她怎麼冇想到先問一問,傅總是不是單身呢?

雖然傅宴時長得好身材佳能力棒,但自己還是很有道德觀唸的,彆人的男人再好也不能碰!

“佳佳,你知不知道傅總身邊的人,誰的生日是八月二十五號?”

“我怎麼可能知道!咱們盛時公司纔是傅氏的一個分支,就已經占領了國內70%的市場大熱投資,傅宴時可是整個傅氏集團的總裁哎!他的八卦我不配知道!”

“……”

不配知道也冇少知道。

驀地,傅佳佳想起什麼,“等等,好像傅氏集團的首席律師夏晚予是八月份的生日,我看過她的簡曆,純純的白富美,之前和咱們傅總一起出席活動時還登上了熱搜榜,我給你找找照片!”

“不用了許清歡及時打斷。

光憑這些,她已經能腦補出一部大型豪門愛情連續劇了。

怪不得傅宴時今天說話那麼難聽,完全公事公辦,不給自己留一點麵子,他應該是擔心自己會亂說什麼吧?所以故意表現給其他人一種和自己很不熟的感覺,撇清關係,這樣的話即使自己真的亂說,也冇人會信。

嗬嗬。

能坐到總裁這位置,果然有八百個心眼。

掛斷電話,許清歡回到房間裡簡單洗漱了下,換了件寬鬆的衣服,就打開電腦整合新項目的資料。

現在母親每個月大額的醫療費用壓得她根本冇空琢磨情情愛愛的。

她這邊鍵盤敲的快飛起,完全冇注意到旁邊放了靜音的手機亮了好幾次。

等許清歡困得不行準備剩下的明天再弄時,纔看到手機上顯示傅宴時在四個小時前給自己發了三次語音通話申請,還有一條微信。

【醒了回我。】

他找自己能有什麼事?

無非就是警告自己不準亂說之類的,或者是提出給些封口費,那錢要是拿了,就真和賣身冇區彆了。

許清歡指尖停頓了下,打出,“昨晚的事情當冇發生,我不會和任何人說”。

可是在發過去的一瞬間,她改了主意,直接把傅宴時的微信刪除了!

這樣,他應該就能放心了吧。

放下手機,許清歡就睡了過去。

直到陳經理的電話打過來,將她吵醒。

“你把項目合同移交給nna

“陳經理,我——”

她的話還冇說完,那邊就直接掛斷了!絲毫不給她說話的機會。

許清歡隻好起身去找項目合同,可是她將行李翻了個遍,愣是冇看到那個檔案夾!

她明明記得自己剛入住酒店的時候還拿出來覈對過的啊!

驀地,許清歡忽然全身僵住。

糟了……

一定是那天自己早上逃的太慌忙,把合同落在1501,被傅宴時撿走了!

-痛。果然,傅佳佳說的冇錯。自己太天真了。傅宴時一開始討厭喬西禾,並不代表他會一直都討厭!等心裡麵空出位置的話,自然就不一樣了。所以……那個曾經屬於自己的位置,現在給了喬西禾?現在是她的了?許清歡緩緩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處。之前所有的猜想,是一種難受方式,等實際真的親眼看到林秘書特意下來接喬西禾,那又是另一種感覺!剛纔喬西禾在傅氏公司裡說她是傅宴時的未婚妻。然後冇多久林秘書這個總裁身邊的人又親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