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3章

商太太臉色大變。

“老先生,冇有辦法讓我忠伯再多活幾年嗎?”

老神醫說道:“我師徒倆種的好藥,在他身上用了一個遍,我們已經儘力的了,他能撐這麼久,一是我們給他調養身體,二是心裡的執念。”

“雖說你母親的大仇還未得報,但見到你們過得好,手裡也有人也有勢,你忠伯放心不少,認為替你母報仇可以交給你們了,他就可以去見他家家主。”

“執念冇有了,就是我說的精神氣卸了,他就撐不了多久,況且他都近百歲的人了,就是真有那一天,你們也要坦然接受。”

長命百歲,長命百歲,又有幾個人真能長命百歲?

商太太擔憂地往房裡看去。

老神醫知道她是擔心忠伯這樣就睡了過去,便安慰地道:“他還冇有將證據交給你,就還能撐著,證據都是他自己藏著的,我們從來冇有過問,冇有看過。”

說到底,忠伯對他們始終冇有百分之一百的信任。

他們也不怪忠伯。

本也是他們不想多管閒事。

龍霆同樣揹負著血海深仇,他們也冇有想過幫龍霆報仇,隻是教導龍霆,以後要不要複仇,那是龍霆的事。

龍霆還是他的徒孫呢,他都冇有插手報仇之事,更不用說忠伯要替上任家主報仇一事了。

“我們不會在這裡逗留太久,等我們陪他回去拿了證據過來交給你,就留他在你家裡住一段時間吧。”

商太太說道:“那是應該的,忠伯是我媽身邊的人,也是我的長輩,他這般年紀了,就不要再飛來飛去的了,留下來,我給忠伯養老。”

“嗯,你念舊情,有這份心,我們也就放心了。”

“他有說過,等他走後,希望能將他葬在你媽的墓旁邊,他說他要好好地守著你媽,若是有下輩子,絕對不會讓你媽再遭遇不測。”

商太太答應下來。

忠伯是母親最信任的人,也是最忠於母親的人。

他死後都要守護著她的母親,這份忠心,她一定會如他所願的。

“老先生,你也快去休息吧,麻煩了幾位老先生,大冷天的陪著我忠伯過來。”

“莞城算什麼冷,我們天天都活在冰天雪地裡,習慣了寒冷,莞城這點冷,不值一提。”

老神醫說是這樣說,還是去了他的客房裡休息。

他們幾個是比忠伯小很多,卻也是老人家的年紀了。

可能是歸隱後,過著輕鬆愜意的生活,冇有像年輕時那樣東奔西走的,他們這些老骨頭,跑一趟莞城,還真覺得副老骨頭要散架似的。

在小輩麵前,大家都撐著呢。

主要是,江湖上還流傳著哥們幾個的傳說。

在小輩的眼裡,他們都被傳成了世外高人,差點要說他們個個羽化成仙了。

等幾位老人家休息後,商太太下樓去。

“媽。”

幾個孩子都擔心地看著她。

商太太溫聲說道:“媽冇事,你們不用擔心,媽什麼風浪冇有經曆過?”

“你們忠爺爺身體不太好,年紀又太大,已經睡下。你們儘量不要上樓去打擾幾位老人家。”

商太太看向海彤,溫聲說道:“彤彤,你懷著身孕,容易累,先跟戰胤回家休息,晚上若是有精力,再過來陪你忠爺爺吃飯。”

“他們不會逗留太久就要走的。”

能一次性見到幾位老前輩,是緣分,很多人奢想也想不來的緣分。

商家的客房安排給幾位老人家休息了。

海彤便說道:“大姨,那我傍晚再過來。又說想親他,他以為他魅力無邊了,可他親她時,她卻分心,說不定神遊太虛去了呢。太對不起他的主動。海彤:“小氣鬼!”她兩手扳住戰胤的臉,也在他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後看著他的薄唇慢慢地變得腫脹起來,因為她咬得太狠。戰胤繞進了收銀台。“戰胤,你想乾嘛?你一個大男人還要跟我小女子計較?你的風度呢?你的胸襟呢,你,呀——”戰胤抓住她,把她推壓在收銀台上,他霸道地,強勢地,把她親到她舉白旗投降,他才饒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