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教科書式的演技

試試了。為此,現在東寧影視不得不被逼內捲了。還是那句話。不能失了先手。於是《黎明前的黑暗》在12點的時候發布了首支長預告片。然後,是超長20分鐘。這讓很多影視博主有點懵。“我靠,你們三家這是真的在打擂嗎??”“《權謀驚心》定檔預告片是5分鐘,《喪鐘為誰而鳴》的定檔預告是15分鐘,現在《黎明前的黑暗》定檔預告是20分鐘。”“好傢夥,這麼多年第一次看到開年大戲這麼早打擂的。”“笑死我了,這三部劇是一部...“寧導,先拍在監獄裡的戲吧,我覺得死刑這場戲要不明天拍??”

當林星聽著寧平要拍死刑這場戲的時候,他趕緊說道。

寧平倒並沒有生氣,因為這一段合作以來他是真覺得林星是豁得出去,而且為了電影可以做一切的人。

所以寧平隻是問道:“你覺得哪裡不對??”

“我休息的太好了。”

林星苦笑著說道:“昨天我早早的就睡了,今天並沒有早起,我現在休息的太好了,所以我認為並不適合拍死刑這場戲…”

這就是原因。

很簡單。

林星需要進入狀態。

哪怕按照劇本來說,趙小道認為死刑也算一種解脫,但是他依舊有牽掛,這個牽掛就是‘尾巴’這個孩子。

所以,在死刑前幾天,趙小道不可能休息的好。

他的雙眼肯定是有血絲的,甚至他整個人應該是頹廢的,但頹廢中又帶著一絲解脫。

更關鍵的是林星覺得趙小道和夏塵的談話應該也算是放下心來了,那麼他的神色應該是復雜的才對。

沒有人不怕死。

尤其是當死亡來臨的那一刻意。

“行。”

寧平聽著林星所說倒也沒有多講什麼,他直接道:“那麼就先拍別的戲。”

於是拍起了電影裡夏塵第一次來到派出所的場景。

這場戲同樣算是群像戲。

寧平先是讓劉舟去準備一下,讓其它群演也都準備好。

半個小時後,隨著場務的一句‘愛可嬸兒’,正式開拍。

“我們整個二警區一共有十幾名協警…”

負責跟夏塵交接的二警區前警長在辦公室裡笑著朝夏塵說道。

這前警長同樣是一位老戲骨來演的,所以演的也算非常的自然。

“我和你說啊,這個張雷是‘一把錘子’,這個林海是‘一顆炸彈’,還有那個誰是‘小彈珠‘…’”

這前警察可以說把差不多十五名協警全部跟夏塵說了一下。

“至於這個趙小道,我和你說他應該算是‘一把風吹發斷的快刀’。”

前警長望著夏塵說道。

夏塵眉頭一皺,他覺得這個綽號是不是給的有點大。

“我和你講,你別看這趙小道才三十出頭,他已經乾了差不多七八年的協警了,可以說從分局成立協警大隊的時候就加入了。”

前警長望著夏塵的樣子則是說了一段往事。

那個時候,這趙小道還是‘夜店’的一個服務員,有一次他遇到有歹徒搶包,他就見義勇為,結果被捅了刀,整個人的白襯衫都染紅了。

但哪怕如此,這趙小道依舊是緊緊的抓著其中一個歹徒不放手,正好一車體能訓練的分局警察路過。

這趙小道的英勇表現深得當時車上副局長的喜歡,他很滿意趙小道,所以就想讓趙小道來當協警。

“你還別說,這趙小道真的是一個好人,他在那夜店就經常見義勇為,深得老闆信任,甚至老闆都不想放人呢…”

前警長說完這一大段臺詞之後,算是正式殺青了。

接下來就是林星跟夏塵的對手戲了。

晚上9點鐘,林星的戲纔算拍攝成功。

老樣子。

林星自己一個人回到酒店,結果他還沒有洗澡呢就接到了丁春玲的電話。

“阿星,你下次不能這麼拚命了啊。”

丁春玲語氣有些嚴肅的說道:“演員最應該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的身體,你不經常說流水不爭先,爭的是滔滔不絕嗎?伱沒有一個好身體,那怎麼滔滔不絕??”

林星倒並不意外丁春玲知道,他笑著說道:“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你還有數呢?你知不知道我從別的經紀人口中得知這個事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是懵了…”

丁春玲有些生氣的說道:“那場戲我明明都已經跟寧平說好的,他用替身…”

說到這裡,丁春玲明白了:“這肯定是寧平忽悠你了是不是?我告訴過小楠很多次,讓她一定要在片場保護好你,她怎麼…”

“玲姐,這你可是冤枉寧導了,也跟小楠沒有什麼關係,這件事是我主動要求的…”

林星微微擺手說道:“你不用管,演戲的事我自己心中有數,先這樣吧,我明天還要拍戲,我就先睡了。”

說完,林星結束通話了電話。

“喂…”

丁春玲還想講點什麼,但是發現林星已經結束通話了電話。

之前都是丁春玲作為經紀人強勢,但自從她當了林星的經紀人之後,她發現自己再也強勢不起來了。

因為林星太有主見了。

有主見的藝人往往就代表著不可控,尤其是林星之前就和她說過了,你隻管幫我選劇本,幫我宣傳,其它的不需要管。

真正我想演什麼,那是我的事情。

你要做的就是做好輔導工作,而不是來指導我怎麼工作。

“你說的對。”

丁春玲朝著刀姐說道:“林星他確實沒有聽我的。”

“正常,阿星一直都是有著自己的主見,而且我認為阿星一直都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的,否則的話他也不可能直接就這麼翻紅了…”

刀姐回想起當初自己不讓林星去《種地吧》,甚至林星接的其它劇本她也不贊同的時候也輕笑了起來。

相信林星,就完事了。

同一時間,酒店。

“星哥,真的不是我告訴的玲姐…”

一旁的小楠急忙說道。

“我知道,好了,你早點休息吧。”

林星搖頭說道:“這恐怕是哪位經紀人或者是投資人跟玲姐說的。”

今天晚上,林星並沒有睡覺。

他在代入趙小道,他在想假如趙小道知道明天自己要注射死刑了,他會想什麼??

他曾經是鷺島大學的高材生,他本來有著美好的未來,但這一切都隨著那場滅門案給毀掉了。

正如齊明瘋狂的要揍他一樣,正如齊明瘋狂的指責著他一樣。

因為一切都是被趙小道給毀掉了。

這8年的時間,他們三個人不敢聚會,不敢喝酒,不敢談戀愛,甚至結婚、生子更想都不用想。

他們明明生活在陽光下,但卻彷彿一直置身於陰影之中一般。

如今,一切都要結束了。

林星自己就這麼一直想著,他一夜未睡。

第二天,當劇組的眾人看見林星的樣子的時候都嚇了一跳。

尤其是馮程。

要知道這場戲是丁雷和趙小道一起被注射死刑,兩個人可以說全部痛痛快快的交待了自己的事情。

而夏塵與夏月兩個兄妹則是前來給兩個人送行。

一切準備就緒。

這屬於是受刑室,光線明亮,在一側擺著活動執行床,就像醫院的急救小床。

這上下有都皮帶扣環,用於固定被執行人的腰部和四肢,上麵鋪著潔白的床單,同時一道單麵的玻璃墻則是隔開了後邊的行刑室。

此時,行刑室裡有執行人員、桌椅、電腦操作儀、心電圖、腦電圖檢測儀和醫療器械等。

這是真實的注射死刑的現場。

這場戲是早就已經溝通好的,法警、一線執刑人員全都是真的。

除此之外,在這個受刑室的二樓呢,還有監刑室,這裡主要就是可以讓行刑指揮、辦案法官、檢查官等工作人員可以通過透明玻璃來進行觀眾。

此時,除了夏塵的扮演者劉京、和夏月的扮演者寧飛之外,還有幾位龍套演員來扮演記者之類的角色。

“各就各位,我們5分鐘後開始拍攝。”

劉舟在現場一邊則是和各個部門協調著,一邊則是笑著說道:“你們隻要按照你們平常的步驟走就行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畢竟他們這些人雖然經常執行死刑犯,但是拍戲還是頭一次,難免容易緊張。

於是這一緊張,在開拍的時候就容易出問題。

比如紮針,就總是紮錯。

5分鐘後,隨著開拍,這紮針則紮偏了。

寧平不得不喊卡,但他還不能著急,隻能說再來一次。

林星又被紮了一次。

又沒有紮上。

第三次纔算紮上。

林星這個時候是已經開始入戲了,他讓自己相信自己是被注射的麻醉藥物,他整個人的臉色開始出現了恍惚,神誌逐漸的開始不清醒了起來。

再然後,他給了一個緩慢的進入睡眠的狀態,他在想假如趙小道真的死前那一刻,他在想什麼??

解脫???

他或許會出現幻覺,會想起當年他們三個人一起在鷺島大學拍的合影照。

那個時候,他們青春正好。

假如身子飄起來是什麼樣的呢??

林星不知道。

他隻能通過之前看著其它死刑犯的樣子來進行模仿。

他隻能讓自己代入到了趙小道的身上,然後感受著夕陽,感受著救贖,感受著最後在這個世上的留戀。

是的。

即是解脫,但同樣對這個世界還有留戀。

一切都結束了。

坐在監視器下,寧平望著監視器裡的林星和馮程兩個人被注射死刑下的演技也有些觸動。

兩個人這個時候是互相看不見對方的,但他們彷彿心有靈犀一般的在較量,在飆演技。

相比較於馮程還有一些表演痕跡來說,寧平卻覺得林星這一刻的真實。

甚至寧平都忘記喊卡了。

林星這個時候臉和嘴巴都已經歪了。

他從一開始針頭紮進肉裡的時候開始顫抖,再後來的抖動,摩擦,這個時候甚至隨著劇烈的晃動大家都聽見了聲音。

此時的林星展示的是一種恐懼與害怕。

但隨著注射完成,林星代入到趙小道的身上,他開始露出了笑容。

因為解脫。

所以林星露出了笑容,這種笑容看起來並不是燦爛的,甚至是有些猙獰和癲狂。

這是林星昨天一晚上沒有睡覺一直在鍛煉,他認為在死亡之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如果說馮程那邊的死亡是屬於短暫的表演,那麼林星這裡就屬於是一層接一層的遞進。

因為導演沒有喊卡,林星就必須要繼續演下去。

沒有人不恐懼死亡,沒有人不在死前對這個世界有留戀。

所以林星這個時候讓臉和嘴繼續的歪,他一隻眼睛半睜著,另外一隻眼睛則是閉上,同時緩慢的降下幅度。

很巧的是這個時候突然有一束光照在了林星的臉上。

這個時候,寧平依舊沒有喊卡。

林星則是認為自己已經演完了。

一秒。

兩秒。

導演不喊卡,林星依舊保持著姿勢一動不動。

整個受刑室裡,眾人都是安靜著,其中劉舟率先受不了了,他此時沖上前來一把抱住了林星。

“阿星,阿星…”

劉舟劇烈的晃動著林星:“醫生,醫生…”

不僅僅劉舟,就是二樓的劉京這個時候也趕緊的下來了,其它人也都圍了上來。

馮程這個時候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畢竟他同樣是被綁著呢,其它人則是幫馮程解開了。

“舟哥…”

林星整個人有些疲憊,一來他剛剛確實是睡著了。

要知道林星是一夜沒有睡,他剛剛在演這一幕的時候就是完完全全的入戲,甚至他讓自己相信自己已經死了。

然後,林星就閉眼睡著了。

“你可嚇死我了。”

劉舟抱了抱林星苦笑道:“我剛剛真以為你出事了呢。”

啪啪啪!

其它人是自發的響起了掌聲。

就連寧平都是從監視器裡走了進來,他朝著林星輕輕的拍了下肩膀道:“辛苦了。”

這場戲本來寧平是準備隻拍3分鐘的,但是生生的拍了8分鐘。

死刑戲拍了8分鐘,而且寧平認為馮程那邊不需要拍什麼了,隻需要讓林星這一段演出來就行。

“不辛苦。”

林星的聲音有些沙啞,他一時還沒有走出來,所以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就依舊保持著沉默。

“林老師,我能和您合張影嗎??”

對於其它人來說,他們倒並沒有什麼感覺。

要知道經常執刑的人來說,他們是真的心理強大的,而且也見的多了。

不過哪怕如此,他們也不得不覺得林星剛剛演的太真實了。

是真的真實。

就彷彿是真的一樣。

也難怪劉舟都嚇了一跳。

但是大家最想的還是和林星合一下影。

要知道這場戲他們也殺青了。

(本章完)了。“牛祥粉絲要不要出來走幾步?你們不是說自己哥哥扛劇嗎???”“笑,這《權謀驚心》的收視率竟然排在第三,是真的沒有打過《喪鐘為誰而鳴》啊。”“哈哈哈,牛祥的粉絲不會甩鍋自己哥哥是男三吧。”熱搜上可以說嘲諷牛祥的並不在少數。有句話說的好,那就是不要提前開香檳。牛祥的粉絲假如是稍稍低調一點那也就算了,可是他們都並不認為《權謀驚心》會撲街。就是在知名IP改編導演羅軍藝影出品譚省衛視開播,這特麼的怎麼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