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聖騎士之恥

就會成為第二名!光明神是明麵上的第二名,那你確信他們暗地裡沒有準備其他的光明神嗎?”萊特伸出手,緩緩握住:“這種情況,就應該拿下第二名,讓它成為第一名的護城河!而想要拿捏一個神,就要拿捏它的信徒!它的教義我們來編寫!它的神性我們來定義!它的上諭由我們來解讀!就算到時候敵人的陰謀得逞,那上位的光明神,依舊在我們的掌控之中!更何況…對於教會來說。有個受掌控的第二名,對阿芙拉也是個製衡,不是嗎?以後她再...“天靈靈地靈靈!聖光女神快顯靈!”

勞倫斯伯爵的莊園之中,正在進行一場怪異的驅魔儀式。

萊特身穿厚重的聖騎士光明鎧,一隻手拿著神父的權杖,另一隻手握著灌滿所謂聖水的水囊。

他一邊跳著好似蠻族部落的巫祝之舞,一邊口中念念有詞。再配上篝火下朦朧晃動的影子,整個場景散發著一種不可名狀的扭曲感!

如此怪異的驅魔方式,自然引得圍觀民眾議論紛紛,就連維持秩序的衛兵都投來狐疑的目光。

可即便如此,萊特依舊麵不改色心不跳的進行著所謂的驅魔儀式。

算上今天,他已經以驅魔為藉口,在勞倫斯莊園之中混吃混喝十五天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的態度也從一開始的熱情洋溢,到如今的先質疑再質疑。

如果不是有聖騎士這個身份打底,他恐怕早就被人掃地出門了。

畢竟聖光教會是阿德瑞姆大陸上最大的神教,同時也是聖格蘭特公國的國教。

神職人員在這裡享受著超然的地位,代表著神聖與公正的聖騎士更是備受尊重。

但都已經這麼多天了,也確實該拿出來點像樣的功績了。

好在他早就有所準備,畢竟這樣的事情,他已經乾過不止一次。

“父親,快下令停止這場愚蠢的鬧劇吧。”

伯爵的女兒,勞倫斯家族的大小姐艾米麗正滿臉嫌棄看著萊特。

作為一名成績優異的魔法學徒,她很清楚這個所謂的聖騎士,在這十五天裡除了四處閑逛調笑侍女外,壓根什麼正事都沒做。

“這根本不是驅魔,不過是一場滑稽而又拙劣的表演。他就是個騙子!請下令把此人給抓起來!”

勞倫斯伯爵卻滿臉的為難:“可他召喚的聖光無比的聖潔,對聖教典籍的解讀也十分深奧。

尤其是他還有聖騎士銀輝勛章,怎麼看都不像是冒牌貨啊。”

“父親大人,您這位所謂的聖騎士,來到這裡的第一天,就因為在酒館裡醉酒鬧事而被當場逮捕。

把他接到莊園居住後,這人非說自己能從掌紋上看出一個人未來的運勢,然後就以此為由調笑騷擾家中侍女!

每天不是遊手好閑四處亂逛,就是跑到鎮上大吃大喝打架鬥毆!

還時常叫嚷著什麼,今天全場的消費,由勞倫斯伯爵買單!然後欠下大筆酒錢!

好吃懶做,貪圖女色,酗酒傷人,跟象征愛與正義的聖騎士有一點沾邊嗎?”

勞倫斯伯爵滿臉為難:“萬一抓錯了呢?教廷的怒火,我們可承受不起。”

站在伯爵身旁的幕僚法師也順勢開口:“艾米麗,你先不用著急。

幾天前我就讓騎士長帶隊,去國都的聖光大教堂求證他的身份了。

算算時間,應該快要有回信了。

他想胡鬧,就讓他鬧好了。如果儀式最後沒有效果,我們都不用等回信,就能直接治他的罪。

這樣豈不是更好??”

“可是!莫斯利安老師!他…”

“聖光在上!急急如律令!”

艾米麗話音未落,萊特忽然跳到他們麵前大叫一聲,猛然將手中聖水朝著城主的方向灑了過去。

猝不及防之下,聖水徑直的拍在了三人臉上,原本喧鬧的人群頓時安靜下來。

廣場之上除了篝火燃燒的劈啪聲,隻剩下水滴從三人臉上滑落的滴答聲。

民眾們都震驚的看向城主三人,心中不免懷疑,難道惡魔就是他們三人之一。

然而過了一會,什麼都沒有發生。

一直心有不滿的艾米麗小姐緊咬銀牙,強壓著怒火:“尊貴的聖騎士大人,這就是您所謂的驅魔儀式嗎?

惡魔呢?”

萊特眼見沒有反應,不由得心生不滿,但依舊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別著急,讓聖水飛一會。”

“夠了!你這個無恥的騙子,竟然敢愚弄勞倫斯家族,來人!把他給我…”

她話還沒說完,身邊忽然傳來一聲少女的哀鳴。

“呀!是聖水!該死的聖水!”

隻見一個小女孩掙紮著從勞倫斯伯爵的影子之中鉆出,渾身冒煙的飛上半空。

她長著綿羊的雙角,蝙蝠的雙翼,以及一根長長的尾巴。雖然身材嬌小,但渾身上下卻散發著致命的誘惑。

“惡魔!真的是惡魔!大家快跑啊!!!”

圍觀的民眾紛紛驚呼,衛兵們頓時緊張了起來。伯爵嚇得臉色慘白,艾米麗更是滿臉震驚。

“真的有…惡魔?”

就在這危機時刻,萊特一個健步站了出來。

“大家穩住!小小惡魔翻不起什麼波浪!聖光在上,看本大爺收了她!”

惡魔扇動著嬌小的翅膀,張牙舞爪的怒吼著:“讓人作嘔的鐵罐頭!竟然敢來壞我的好事,我要你的命!”

“不知道天高地厚,還在這兒叫囂!根本沒把我放在眼中!”

萊特頓時擺出了一個帥氣的架勢,身上湧現出精純至極的聖光,頓時照亮了黑夜。溫潤的聖光安撫了人心,更讓惡魔避之不及。

“光明聖龍!聖光法咒!世尊聖神!給我伏法!”

激蕩的聖光在半空中形成一頭神聖巨龍的虛影,一口龍息就將惡魔拍回了地麵。

萊特將剛剛裝聖水的水囊高高舉起,大喝一聲:“收!”

“呀~不要啊~我好不甘心啊~~”

小惡魔發出了不甘的哭喊聲,化作一蓬紫煙被收入了瓶子之中。整個過程行雲流水,彷彿演練過一樣。

“贊美聖光!贊美聖光!”

圍觀的民眾再也不敢懷疑萊特的身份,紛紛虔誠的跪倒在地,不斷的歌頌著聖光女神的偉大。

“聖騎士大人!您真是神武非凡,感謝您將我們從惡魔的荼毒之中拯救了出來。”

萊特聞言擺了擺手:“大家先不要掉以輕心,這個惡魔雖然驅逐了,但卻沒有完全驅逐。

惡魔的遺毒依舊殘存在這片土地之上,如果不徹底驅魔,那將會產生疾病!瘟疫!厄運!詛咒!

總之,貽害無窮啊!”

“啊?那那那,那可怎麼辦?聖騎士大人,您可要救救我們啊!”

萊特表麵上卻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聖光在上,我身為榮耀的聖騎士,豈能對你們見死不救?

為今之計,也隻有大量的聖水才能救大家了!”

說到這裡,萊特忽然側身後退:“那麼!聖水在哪裡能買得到呢?”

隨後他又站回原本的位置:“問得好!諸位你們算是來著了!

今天我就要為大家,現場製作聖水!

害怕被惡魔侵擾嗎?害怕被詛咒纏身嗎?害怕被疾病困擾嗎?

一瓶聖水!一次性解決三大問題!

聖水在手,驅魔無憂!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一瓶隻要九十八個銅比索!從未有過的價效比!

還在等什麼!趕快回家取水來吧!

隻要九十八!聖騎士純手工聖水!帶!回!家!”

現場再一次陷入了寂靜,但很快就有人爬起身來往家跑去,緊接著圍觀群眾紛紛轉身回家取水,就連負責維持秩序的衛兵也不例外。

看著慌亂而去的人群,萊特悄悄地鬆了一口氣,嘴角勾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

看著這個謎一樣男人的背影,艾米麗一時之間竟然有些失神。

在她的印象中,聖騎士如此的偉岸與高大。但這個男人以及他的所作所為,簡直就是對聖騎士的褻瀆!

可那璀璨純凈的聖光,以及精緻的徽章,又不像是作假。

正在這時,一隻烏鴉從天而降,落在了黑袍法師的肩頭,吐出了一根銅管。

老法師接住後從其中取出一小卷書信,看了兩眼之後頓時一驚。

“老師,怎麼了?”

“你自己看吧…”

艾米麗接過信紙一看,頓時驚訝的捂住小嘴:“審判庭簽發的通緝令!天災級?”

老法師雙眼中厲光閃動:“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跑了。”:“哈哈,當然不會。剛剛衛兵隻是扶她去休息了而已,你們無須擔心,繼續就好。”萊特立即帶頭鼓起了掌,現場的掌聲此起彼伏。精靈女皇微笑著向民眾招手,然後落落大方的坐了回去。當好人,刷好感?這種事情怎麼能少的了自己這一方。對麵的精靈臉色微變,自己好不容易拉回來點好感,結果又被對方順勢搶了風頭。這個男人!好強!“咳咳,那麼,接下來就是我的問題了。”反對派的精靈雙手支撐在桌子上,雙眼直勾勾的看著萊特。“萊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