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生死棋局

成就,應該是我們的一員才對!為什麼,要站在那些愚民的一邊?我們擁有別人不具備,甚至無法理解的能力,因此過上他們無法想象的生活,這不是理所應當的嗎?”萊特的眼神之中盡是鄙夷,一劍再次將對方掀飛,用劍尖指著對方。“你以為你是什麼好東西?麻煩把你們那惡臭的優越感收一收可不可以?說真的,熏到了我。舍棄人性而獲得的強大,有什麼好驕傲的?就好像賺錢一樣,遵紀守法的好商戶,確實沒有伱們這幫子突破底線的奸商賺得多...一個,兩個,三個…

三個使徒級強者,外加兩個概念級,四個偽概念級。

萊特看著懸停在上空圍成一圈的敵人,心情爽朗了起來。

“我姑且問一下,你們真理之門在冥界之中,所有概念級以上的強者,應該都在這裡了吧?”

為首的使徒冷笑一聲:“不止呢。還有所有規則級以上的成員,也全都響應號召而來。

隻不過,他們實力低下,就不出來丟人現眼了。”

萊特咧嘴笑了起來:“既然這樣,那你們其他兩處,就沒有駐守的大將了吧?”

他隨即拿出了一顆魔導石,輕聲說道。

“給我拿下。”

同一時間,接收到命令的蘑獸大軍大隻佬,以及甲屍大軍三目屍魔,當即渾身一震。

他們此刻已經蟄伏在了目標區域的外圍,一直等待一個機會。

三隻大軍之中,隻有血肉惡魔這一支是有萊特壓陣的。

其他兩支一直都是虛張聲勢,裝出一副十分強勢的樣子,讓對方不敢輕舉妄動。

但有沒有萊特壓陣,他們自己很清楚。

所以,他們一路橫推敵人的眷屬勢力,但在最後臨門一腳的時候,卻都很默契的收了回來,按兵不動。

而現在,敵人的高階戰力全都被萊特一個人給吸引走了。

那麼他們原本駐守的剩下兩座真理神殿,自然而然就成了他們的囊中之物。

“沖鋒!將敵人徹底剿滅!”

伴隨著兩位首領的命令下達,不同戰線的兩支隊伍同時朝著目標撲殺過去。

經過了戰場的洗禮,以及無數次勝利的滋養,此刻這兩支隊伍的戰鬥力,一點都不比血肉惡魔們差多少。

那些可憐的真理信徒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分分鐘就被絞殺殆盡。

兩線告急,真理之門的高層們卻沒有一絲慌張的表現。

在他們眼中,萊特的價值要遠遠大於區區兩個褻瀆神殿。

回援?

開什麼玩笑!

隻要這次能將萊特撲殺在這裡,哪怕是讓他重傷而選擇離開冥界,都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

任何損失,都是值得的。

為此,真理之門在冥界的所有力量,都聚集在了這裡。

他們準備集結最強大的力量,給與萊特最強大最直觀的沖擊,沒有任何的花裡胡哨,也沒有任何的勾心鬥角。

這或許是冥界真理之門成員之間,最近誠合作的一次。

果然,共同的敵人,比共同的利益更讓大家合作緊密。

“那麼,你們打算怎麼辦呢?”

萊特攤開雙手,站在巨大的金屬盒子之前,鄙夷的看著天上的敵人。

“真理之門的走狗們,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集結了這麼多的戰力。

總不能大喊一嗓子,兄弟們併肩子上,就跟烏合之眾一樣一擁而上吧?

那樣的話,我可是要瞧不起你們的。

又或者,你們準備來一次概念連攜?通過不同概念之間的互相疊加與相互作用,進而引發質變!

如果是那麼巧妙的手段,我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識一下。

好了,時間緊任務重。

我已經迫不及待了,你們快點開始吧!”

看著萊特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來襲的所有真理之門成員皆是一陣惡寒。

這個男人,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害怕,什麼叫形勢不妙嗎?

就算是你再強大,麵對這麼多概念級強者,還有使徒!難道就沒有感到些許壓力嗎?

“首領!他,他不是本體!”

忽然之間,一個敏銳的偽概念級強者發現了問題:“他隻是分神!不…不是分神,是另外一種十分怪異的形式!

這副身體,隻有意誌屬於聖孽萊特,神軀神性神格以及神力,全都是外物!”

為首的使徒臉色頓時變得十分的難看:“不可能的!他剛剛可是以碾壓的姿態,殺死了一名使徒!

雖然是第九位,但那也是遠超一般概念級強者的存在。

更不用說,在對決的時候,他還使用了自己的概念之力!

他怎麼可能是分神呢?”

剛剛那個偽概念級強者再次強調:“不是分神,是一種很奇怪的形式!

他給我的感覺,更像是…更像是神的信徒,但這副身體偏偏又是神!

這這這…這是怎麼做到的?”

萊特掏著耳朵一臉的嫌棄:“這都沒見過嗎?告訴你們吧,隻要伱們的電腦配置足夠好,就能在模擬機裡建模擬機!

這叫套娃,曉得嗎?

我說你們,打不打啊?”

第三使徒咬牙切齒,沒想到自己召集了這麼多戰力,準備畢其功於一役。

結果圍困住的,竟然隻是個分神?

“首領,現在怎麼辦?”

“分神就分神,隻要乾掉他,一樣能重創本體!”

事到如今,第三使徒也知道,隻能硬著頭皮乾下去了。

而且他相信,既然這個分神擁有輕而易舉乾掉一個使徒的力量,那麼他必然是一個十分強大,十分珍貴,十分重要的分神!

隻要滅掉他,目的也能基本達到!

嗡的一聲,概念級與偽概念級強者紛紛釋放出自己強大的力量,構成了一道強力的能量場。

然而讓萊特感到驚奇的是,這道強勁的能量場所作用的物件,竟然不是他,而是他身邊的那個巨大的金屬盒子。

伴隨著奇異能量的注入,這個褻瀆神殿的入口驟然變大。

緊接著,一股熟悉的粘稠感,遍佈萊特全身。

他認得這種感覺,那是上一次他進入海的遺蛻世界時,所感受到的。

那份感覺,讓人記憶猶新!

“原來如此,利用褻瀆神殿的力量與空殼,加上你們的概念之力,準備營造出一個臨時的世界,來將我放逐嗎?”

萊特一眼就識破了對方的目的,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種東西是困不住我的。”

“嗬嗬,你也把我們想的太簡單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也不用這麼的大費周章了。”

第三使徒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狂笑:“聖孽萊特,聽說你在神界的競技場大殺特殺。

那你應該知道,神祇競技場是規則與概念交織而成的衍生物。

誓約,是進入競技場後,必須要遵守的條條框框。

違背法則、規則以及概念,都有辦法抵禦。

但若是違背了共同的誓約,那麼你的一切手段都將失靈,而承受誓約帶來的懲罰!

聖孽萊特,就讓我們來一場以誓約為前提的生死棋局吧!”

(本章完)個的對手,都不簡單。艾米麗見到強大的神明向自己發起挑戰,頓時興奮了起來。她選擇了與風元素領主進行超體融合,呼嘯著狂風殺向了這個未知的神明。“滋生!”伴隨著神明的呢喃,無數的疾病與細蟲開始在艾米麗的身體之中蔓延生長。巨大的痛苦,差點讓艾米麗瞬間失去意識。好在這時,那溫暖的紅色圍巾將她團團裹住,驅散了不祥與疾病。雖然隻有半截,但這份守護之愛,依舊足以與神明抗衡!“嗯?這是什麼破東西?”“你纔是!破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