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說到就要做到

”萊特猛然將聖劍罪光拔出,然後轉身順著聖光朝天斬出!聖光劍弧伴隨著淒厲的嘯鳴逆光而上,竟將這附有律法神力的聖光劈成了兩半!高天之上傳出一聲悶哼,緊接著漫天的聖光隨之崩碎。而芙蘭朵等一眾新教信徒更是瞬間失去了與神祇的感應。他們表情呆滯的望著天空,無法理解剛剛發生的事情。萊特則提著聖劍走到了芙蘭朵身前,用劍體拍了拍她的臉蛋。“記得晚上來我家上崗,女仆芙蘭朵!希望你的業務能力,跟你的嘴一樣硬!”在芙蘭朵...做一個說到做到的人!是萊特曾經的夢想!

可隨著對世界與人生的認知越來越深刻,萊特深知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隨後,有太多的堅持與夢想,都被他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罪光出世的那一刻,映照在了他靈魂的最深處,那些被封存起來的事物,如同出籠的猛獸一樣,與罪光融合在了一起,成為了現在的模樣。

第一華彩緋紅,是少年時的一腔熱血,與對世間不公之事的憤慨。

第五華彩深藍,是現世的冰冷,是足以將一切凍結的失落。

最終華彩墨染,是最終的漆黑與墨,也是一筆勾銷,重新定義的渴望。

而第六華彩翠語,是萊特曾經想做一個說到做道之人的小小夢想。

“說爆你的頭,就爆你的頭。隻要你還有頭,就一直爆!”

萊特提著長弓翠語走了出來,伸手指著天空中的痛苦惡魔,眼中盡是冷漠的殺意。

“想要重新長回來?長回來就爆!”

因為腦袋一直爆炸,痛苦惡魔也沒有辦法回應萊特。

到了最後,他乾脆放棄了重生自己的頭顱,而是將重要的器官在身體其他部位重生,隨後手持惡魔鋼叉殺了過來。

萊特見狀,手中翠語一晃,化作了聖劍初始形狀,與痛苦惡魔對撞在了一起。

“怎麼,急了?你倒是說話啊!”

痛苦惡魔恨得牙根癢癢,他直接在自己的肚皮上裂開了一道口子,轉換成了自己的嘴巴。

“我不會放過你的!聖孽萊特,你現身之後,真理之門的其他使徒就會鎖定你的位置,然後一同來圍剿你!

伱或許很強大,但你不要忘了!你終究隻有一個人!

如此眾多的使徒,你今天必定隕落在這裡!”

“哈哈哈,我隕落不隕落不需要你關心,但你肯定是跑不了了。”

萊特的聲音充滿了蠱惑性:“仔細想一下你那些同僚的嘴臉吧,可憐的惡魔之王先生。

如果你是他們的一員,聽到其他使徒跟我展開了一場生死決戰,你會選擇去救他嗎?

不!並不會!

或許你說的圍剿是真實存在的,可他們肯定不會出手救你。

他們會等著你拚盡全力,給我造成了一定的傷害之後,才開始圍剿計劃。

畢竟,理性的分析一下,這樣的成功率更高,對他們的危險性更低。

你們是真理之門的使徒,心思不難猜。

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事情到底會不會按照我說的方向發展。”

痛苦之王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沉默了下來。

因為他知道,萊特說的很對。

如果位置調換,那他也會覺得,這是一個高收益低風險的好辦法,而且內心不會有任何的一絲愧疚。

畢竟,他們都是真理的信徒,沒有那麼多無用的情感。

想到這裡,堂堂痛苦惡魔不由得悲從中來。

“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

痛苦惡魔雖然嘴裡這麼喊,但其實已經不打算跟萊特拚命了。

他開始拖延時間,目的也很清晰明瞭,那就是等待其他的真理使徒到了之後,想辦法引誘他們出手,進而自己脫身。

等逃過這一劫之後,自己一定不再當什麼真理之門的使徒。

這雖然好處很大,但他實在是吃不消了。

可惜,萊特並沒有打算就這麼將他放走。

“你知道麼?我的概念是湧現。”

“我當然知道!”

“那你知道不知道,湧現的效果,也包括我的對手?”

萊特的笑容越發的邪異:“也就是說,我的對手越強,我也就越強。

如果我的對手又多又強,那我也將變得無比強大。

那麼,問題來了。

你現在還覺得,你們幾個使徒與概念級強者圍剿我這個計劃,有可行性嗎?”

聽了萊特的話,痛苦之王渾身冷汗直冒。

他之前確實也在萊特的資料之中看到了類似的推論,但因為沒有人能直接證明萊特確實擁有這個能力效果,因此這一檔歸類在了疑似能力的一項。

按照常理來說,這麼恐怖而又超模的能力,必然是大家需要重點提防的點。

但好死不死的,整個真理之門,幾乎沒有誰注意到這一點。

原因無他,因為萊特已經確定的能力,實在是太多了。

多到大家光是研究他已經確定的底牌,就已經忙的不可開交的地步。

已知的問題都還沒有能完全解決呢,大家誰又顧得上疑似的能力,而且這個能力效果還這麼的離譜!

大家可都是真理之門的信徒,怎麼能相信這麼無稽的事情呢?

但現在,從萊特自己口中說出來後,痛苦惡魔便知道要完蛋了。

要按照這麼推論,萊特最想看到的局麵就是一打多,這會讓他個體的實力得到恐怖的累加!

反倒是一對一的情況下,對他的提升是最少的。

可他本身實力就十分的強橫,就算沒有這個能力傍身,硬碰硬能從他手中討得便宜的真理之門成員,少之又少。

單挑打不過,群毆更難打!

痛苦惡魔一想到這件事,就覺得十分的痛苦,盡管他的腦子現在跟他的胃貼在了一起。

“痛苦之擁!”

痛快惡魔忽然化作一道影子,直接鉆進了萊特的影子之中,並與之纏繞在了一起。

緊接著無數的痛苦匯聚在了一起,隨著影子一起注入到了萊特的身體之中。

痛苦惡魔本想用自己這一招壓箱底的手段,讓萊特掉入無盡的痛苦幻境之中去。

雖然未必能有什麼實質性的殺傷力,但至少能幫助他拖延這個煞星一段時間。

這樣的話,自己就能趁著這個機會逃之夭夭。

他作為概念級強者,如果是想要跑路,還是有很大生還幾率的。

就在痛苦惡魔尋思著如何逃離之際,他一抬頭,卻發現萊特正笑瞇瞇的看著他。

那樣子,哪有半點被痛苦侵蝕內心的樣子。

“不!不可能的!就算你是概念級強者,也一定會受到影響!這是直接針對神魂的攻擊,還使用了概念級的能力。”

萊特沒有理會他,而是自顧自的說道:“沒想到,你是影獄的一隻影魔啊。真是一個稀奇的物種,你偽裝成戰獄中戰魔的樣子還挺像的!

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因為我感覺到了你的同伴快要到了。

我還有一場宴會要赴約,就不陪你閑玩了。

就在這裡,用你最喜歡的痛苦,來了結你好了。”

(本章完),你還打算上手啊!”萊特的臉上寫滿了正義:“我是為了保證定製水晶鞋能夠百分百契合!別忘了,水晶鞋的設定之一,就是隻有灰姑娘能穿上!”莉莉絲嫌棄的翻了個白眼:“喬安娜都願意給伱生孩子了,她會介意你摸她的腳嗎?這種時候,你找什麼藉口?”萊特清咳兩聲:“總而言之,追求型似很簡單!但想要追求神似,或者讓這隻水晶鞋與灰姑娘故事裡的水晶鞋聯絡到一起,可就有難度了。如果時間充足,完全可以借著這次聖臨大典炒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