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你可曾敬畏

並得到神祇的賜福。在神力與神魂的幫助下,再進一步,成為足以跟蒼穹級爭鋒的半神級。但無論是蒼穹還是半神,他們都已經算是這個世界上能正常發揮實力的戰力巔峰!而一隻如同山嶽一樣巨大的海妖,其存在本身就足以讓人絕望。更不用說,它的實力來到了可怕的半神級。這,算是遠古海洋之神,最強底牌之一了。“後撤!”麵對這種強大的怪物,普通的血肉神教的信徒,宛若螻蟻一般,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效果。艾米麗作為這場戰鬥的主導者,...當痛苦匯聚而達到極致,會湧現出什麼?

是爭。

與天爭!與命爭!與一切既定事實,捨生忘死是的去爭!

人,或許會在安逸祥和之中腐爛,但絕不會在痛苦與絕望之中無動於衷!

痛苦是靈魂與肉體的悲鳴,沒有人能對此無動於衷。

痛苦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警醒世人!不要坐以待斃!

而像痛苦之王這種以他人的痛苦為食糧,以折磨他人榨取痛苦為樂者,註定無法瞭解痛苦根源的力量。

當無盡的痛苦在萊特的手中匯聚,一抹不一樣的能量就此凝結。

它一出現,就帶著要掀翻一切的氣勢!

當萊特抓住它的瞬間,這股力量終於有了自己的形狀。

它化作了一柄大旗,簡陋的旗身迎風招展發出獵獵風聲。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你給予凡世諸界蕓蕓眾生那麼多的痛苦,今天這筆債,要還了!”

萊特伸手握住抗爭之旗,旗桿一抖,旗身卷在了旗桿之上,化作了一桿長槍!

“你聽過,揭竿而起的故事嗎?

算了,我跟你一個異世界蠻夷扯這麼多乾什麼?

你接下來,隻需要為你曾經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就可以了。

喜歡痛苦,是吧?”

話音未落,萊特已經化作一道殘影,朝著痛苦魔王沖了過來。

作為魔神之中的頂級戰力,痛苦惡魔自然不打算坐以待斃。

他從腰間抽出了一把滿是刀刃的金屬長鞭,猛然朝著萊特甩了過來。

這是他的魔神兵,痛苦鞭撻!

隻要被這東西抽上一下,傷口就會持續處於一種深入靈魂的極端痛苦之中,無論用什麼治療手法都無法治癒。

一旦被抽打的次數過多,受鞭撻者就極有可能會陷入痛苦的漩渦之中,進而成為痛苦惡魔的奴隸與玩偶,生生世世被痛苦所折磨!

這魔神兵已經被痛苦惡魔淬煉強化到了極致,就算是同樣的概念級強者,也承受不住這東西的抽打。

更不用說,他現在加入了真理之門,成為了真理使徒,得到了真理的恩賜,使得他的實力更上一層樓,概唸的位格也更高。

一般來說,這是相當無解的一種負麵攻擊,麵對這招,閃躲纔是上上之選。

然而萊特絲毫沒有躲閃的意思,而是伸手一把抓住了痛苦鞭撻,還在手臂上纏繞了幾圈。

痛苦之王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豪橫的敵人,一時之間竟然有些傻眼。

“你!你怎麼?!”

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痛苦概念之力,並沒能對萊特造成傷害!

它們絕對發揮了效用,但不知為何,萊特不為所動!

“疑惑嗎?”

萊特一隻腳踩住了痛苦鞭撻,握著長鞭的手加大了撕扯的力度。

“因為我的痛苦!在你之上!!!”

伴隨著萊特的嘶吼,痛苦鞭撻如同破布條一樣直接被扯斷!

痛苦之王的魔神兵被毀,渾身一顫,口鼻之中溢位了大量的鮮血。

他的神基與神魂都因此受損,但他真正受傷的是自己的內心。

痛苦惡魔驚恐的望著萊特,臉上寫滿了駭然。

“伱的痛苦,太廉價了,太低劣了,太貧瘠了。”

萊特嫌棄的將半截長鞭丟掉,提著長槍再次殺來,趁著痛苦之王發呆,一槍貫穿了他的胸膛。

伴隨著身體被長槍挑起,痛苦惡魔感受到如同海嘯一般的痛苦潮汐撲麵而來,以一種堪稱絕望的氣勢,將其徹底埋葬!

“不可能的!我…我可是痛苦惡魔,不可能的…沒有人比我更瞭解!痛苦!”

萊特見對方依舊一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樣子,直接一腳將其踹飛。

後者重重的砸進了痛苦皇城之中,砸倒了無數的建築。

“不可能的!我就是痛苦!我就是痛苦之源!”

痛苦惡魔近乎發狂,相較於失敗,自己奮鬥一生的法則、規則乃至概念,竟然被人正麵擊潰!

這,簡直否定了他的存在!

萊特緩緩地從天空之中落下,眼神之中帶著鄙夷。

“你既然是痛苦的本源,為何要成為真理的使徒?你既然就是痛苦,為什麼還要真理之門來告訴你,什麼纔是痛苦?”

萊特的聲音很輕,落在痛苦惡魔的耳中,卻如同千斤大山,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抄了別人的答案,還有臉說什麼熱愛學習?

你無恥的樣子,真的很像那些拿錢做測評,又標榜自己是獨立測評人的小醜。

你都被真理之門包養了,你跟我扯什麼獨立人格?

你連獨立人格都不存在,你憑什麼說你是痛苦之源?又從何談及痛苦本身?”

萊特一邊說一邊走,手中大旗變化的長槍,抵在了痛苦惡魔的喉嚨上。

“你,將痛苦當做食物,當做橋梁,當做晉升的階梯。

你自認為淩駕於痛苦之上,是痛苦的主人,是痛苦的受益者。

可你,品嘗過所有的痛苦嗎?感受過所有的痛苦嗎?

名為痛苦的惡魔呦。

你,可曾敬畏過痛苦呢?”

痛苦之王怔怔的望著萊特,他想要開口反駁,卻連一個字都擠不出來。

萊特的話,一句接著一句,徹底擊潰了他的信念。

此時的他,縱然是概念級強者,但卻已經對他一路走過來的道路,產生了根本性的懷疑。

神基的崩塌已經接近尾聲,神性的動搖也已經無可挽回,神格也頻頻發出龜裂的破碎聲。

痛苦的惡魔,正在緩慢地自我崩潰。

萊特甚至都懶得給他最後一擊,就這麼靜靜地看著他碎成了無數片。

堂堂痛苦魔王,曾經魔界最強梯隊的成員,就在冥界冥灘他自己的皇城神殿之中,徹底自我消散了。

那澎湃的能量以痛苦王城為中心,即將四散溢位。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吸力從皇城的後方傳出。

痛苦魔王殘留的力量竟然打折璿兒,被一個巨大的金屬方盒吸收了進去。就連萊特手中的戰旗,都沒有放過。

萊特眉頭一皺,連忙跟著能量的洪流來到了金屬巨盒之前。

“嗯,這竟然是褻瀆的力量?難道,這就是痛苦之王所駐守的那一座褻瀆神殿的入口處?”

就在萊特準備設法進入其中時,忽然好幾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從四麵八方傳來。

萊特冷笑一聲:“看到痛苦惡魔死了,終於捨得出手了?

來吧來吧!都來吧!

今天就把你們,一起揚了!

冥界,不需要真理之門!”

(本章完),完全是黃金發展的幾百年。所以,這個空之賢者跟真理之門達成了某種交易,才導致真理之門使徒之一的腐敗夫人,將目標鎖定在了這個世界嗎?”莉莉絲將頭靠在萊特肩頭:“那…你打算怎麼辦?”“繼續推行計劃。”這要是還做不到族群興亡,那這個族群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莉莉絲被她搖晃的一臉茫然:“等會等會,你先跟我說說,你聽到的訊息到底是什麼啊?”二六零五:f七零零:四三:六零零零::六b五 “你放心,訊息絕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