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7節 處理

戰況之前,它便已經存在了。因為,有玩家先於肖執,將這個事情給匯報上去了。肖執所不知道的是,在這片偌大的敵占區,除了那些隱匿蟄伏於城中,運氣極好,躲過了掃蕩搜查的玩家之外,其實在城池之外的林子裡,還蟄伏著一些眾生軍的觀察員。甚至,敵占區的大部分村莊附近,都蟄伏著觀察員,他們的任務,便是觀察這些城池村莊有無異動。這些眾生軍觀察員,區別於普通的玩家,他們都是軍人出生,有著極強的服從性與紀律性,他們還都是...此時,肖執正默默坐於一團灰雲之上,微微抬頭,在看著昏沉沉的天空。

這裡是本源天界,本源天界之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皆逃不過他的感知。

大威天佛與羅依依之間所發生的事情,同樣瞞不過他的感知。

當‘見’到二人之間談話破裂,羅依依遁走,大威天佛施展神通攔截時,肖執不禁在心裡麵嘆了口氣。

他還以為大威天佛會有何種高明手段,迫使羅依依現出原形呢,結果就這?

要是僅憑幾句話,就能搞定這事情的話,那崑山魔君就不配叫崑山魔君了。

遠空之中。

被金色大手攥住的羅依依,發出了一聲厲嘯。

頓時,便有世界虛影浮現而出,如同水波般向著四麵八方蕩漾了開來。

虛影中所呈現的,是一個如同地獄般的破敗世界。

隨著世界虛影浮現而出,那攥住羅依依的金色大手,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虛幻了起來。

同時,世界虛影中,漸漸浮現出了一隻金色大手的輪廓。

羅依依這是想要將大威天佛的神通給轉移到山河社稷圖之中去!

“倒是有些手段。”大威天佛說著,自金色祥雲之上站起了身來,一步邁出,便已來到了羅依依身前,然後伸出了泛著琉璃色澤的纖長手指,點向了羅依依的眉心。

羅依依臉上的表情陡然變得了猙獰,有濃重如墨的黑霧自她的眼耳口鼻之中狂湧而出,張牙舞爪般湧向了大威天佛。

然而,這張牙舞爪的黑霧,還未等觸及到大威天佛,便消融為了虛無。

下一瞬,大威天佛的手指已然點中了羅依依的眉心。

羅依依身體一顫,雙目當即變得了無神。

那蕩漾開來的世界虛影由清晰重新變得了模糊,最終消失不見。

攥著羅依依的金色大手,則是重新變得了凝實。

肖執‘見’此一幕,臉上露出了一絲驚異表情,嘴裡喃喃道:“別的不說,大威天佛的實力還是很強的,比起一般的至強者來,要強得多。”

羅依依其實並不弱,憑著她所掌控的山河社稷圖,實力應該介於頂尖高神與至強者之間,一般的至強者想要拿下她,肯定是要費一些周折的。

大威天佛卻是不費什麼力氣的,就將羅依依給徹底製服了。

大威天佛的實力,由此可見一斑。

大威天佛就這樣抬手點著羅依依的眉心。

又一個大威天佛不知何時,出現在了羅依依身前,輕輕抬手,按在了羅依依的腦袋上。

這一刻,肖執似感應到了什麼,從灰雲之上站起了身來。

肖執的身上出現了肉眼可見的空間波紋。

下一瞬,他的身影便化作了泡影,消散在了空氣中,再出現時,他已經站在了距離羅依依隻有不足十丈遠的地方了。

兩個大威天佛,都沒有轉頭去看肖執。

肖執也沒說話,隻是目光炯炯的凝視著羅依依腦袋上的那隻手。

在這隻手上,他感應到了一種極為特殊、極為玄奧的力量。

這股力量,喚作因果之力!

在肖執的目光注視下,大威天佛這隻按在羅依依腦袋上的手,似乎是在拽著什麼東西,緩緩在往上拉扯。

不知道是幻覺還是什麼,肖執隱約間聽到了絲線斷裂的聲音。

這絲線斷裂的聲音越來越密集,響成了一片。

接著,他便看到了一道虛影從羅依依的身上被硬生生拽了出來!

虛影在激烈掙紮著,卻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虛影雖然顯得很虛無,可還是能看出些輪廓來。

肖執在看清楚這虛影的麵容之後,瞳孔不禁收縮了一下。

這虛影,赫然是崑山魔君!

崑山魔君的神魂,竟然被大威天佛給硬生生拽了出來!

大威天佛這是怎麼做到的?

似是看出了肖執心中的疑惑。

又一個大威天佛出現了,就站在了肖執身旁,微笑開口說道:“崑山魔君奪舍了羅依依,這些年下來,他們的神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已經不分彼此了,不過從這具身體所散發出來的因果來看,崑山魔君的神魂應該是占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的,羅依依的神魂隻能在某些時候,對於崑山魔君的神魂造成些許影響。”

頓了頓,大威天佛繼續開口道:“想要將這兩道神魂分離,其實也很簡單,隻需將他們之間所纏繞著的因果絲線一一斬斷,他們兩個就會分開了。”

肖執表情微動。

他想到了剛剛所聽到的那種絲線斷裂的聲音。

這應該就是大威天佛在斬去羅依依與崑山魔君之間的因果絲線。

肖執有些感嘆道:“天佛,你對於因果之力的掌控,似乎又有精進了。”

大威天佛微微一笑,說道:“執天帝,伱準備如何處理這崑山魔君?”

肖執想了想,問道:“天佛,你覺得該如何處理?”

大威天佛道:“你可以讓崑山魔君徹底魂飛魄散,隻是這樣一來,這具身體的實力將會下降許多,你也可以讓羅依依反過來奪舍崑山魔君,奪舍順利的話,羅依依將繼承崑山魔君大部分的實力,你還可以選擇放過崑山魔君,讓崑山魔君徹底吞噬掉羅依依,如此,這具身體的實力將可以完整保留下來。”

肖執認真聽著。

他想到了玉虛子。

當初的玉虛子就是吞噬了神魔涼生的殘魂,纔能有如今這般的實力。

並未思考多久,肖執便有了決定,說道:“讓羅依依奪舍崑山魔君吧。”

其實,他一開始的想法並不是這樣的,因為他並未料到大威天佛竟會如此的神通廣大。

他一開始的想法是:崑山魔君在奪舍了羅依依之後,並未做出什麼危害天界、危害大昌世界的事情,且立功甚多,即便真實身份被揪出來了,他也並不打算殺死崑山魔君。

但崑山魔君也別指望獲得眾生係統的中、高階管理許可權了,而且,崑山魔君將會被限製進入眾生世界,也無法再前往大昌世界了。

這便是肖執心中所想出來的對於崑山魔君的處理方案。

誰成想,計劃趕不上變化,既然大威天佛給出了更好的處理方式,那就按照更好的來了。

大威天佛頷首道:“可以,不過,羅依依的魂體很虛弱,想要奪舍崑山魔君,估計得花費些時間。”

“需要多久?”肖執問道。

大威天佛伸出了一根手指,說道:“一個月,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可讓羅依依完成對於崑山魔君的奪舍。”

“好。”肖執感激道:“麻煩天佛你了。”

“舉手之勞而已。”大威天佛微笑道:“其實,這對我而言,也算是一種修行。”

不久之後,肖執的身影重新出現在了灰雲之上,盤腿坐了下來。

大威天佛的實力又有精進了,而崑山魔君的事情,也得到了妥善處理,這讓肖執的心情頗為不錯。

就在這時,屬於係統精靈的空靈聲音,在肖執耳畔響起:“管理者,已搜尋到合適目標。”

肖執聞言微怔。

瞬間,他便反應了過來。

眾生係統對於無盡多元宇宙的低功率掃描,一直都是開啟著的。

繼巨星宇宙之後,眾生係統這是又搜尋到合適目標了。

念及於此,肖執不由得精神一振,開口說道:“將它的詳細資料,給我展示出來!”

“如您所願。”係統精靈聲音空靈道。

話音剛落,便有一片全息影像憑空出現在了肖執麵前。

影響之中所呈現的,是一團如同星係般的漩渦狀光亮。

與此同時,有一行行文字出現在了這片全息影像旁:

未知宇宙。

能量等級:超魔。

宇宙大小:小型。

本源適配度:97

入侵該未知宇宙所需花費:69.3世界本源。

肖執看著眼前的影像以及文字,不禁抿了抿嘴。

小型超魔宇宙…

這種層次的目標,他所在的天界,似乎惹不起啊…

要知道,天界所在的這片混沌虛空,也不過就是一個微型超魔宇宙而已。

以天界現在的實力,若是要去入侵這個小型超魔宇宙的話,那純粹就是老壽星吃砒霜,嫌命長了…

別的不說,就說往這個小型超魔宇宙開辟一條傳送通道,就得耗費天界69.3的世界本源,就讓肖執有些望而卻步了。

天界現在有這麼多的世界本源麼?

即便是有,他也不敢去開辟這條傳送通道啊…

肖執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該宇宙現在不宜開發,將這個宇宙在無盡多元宇宙中的坐標記錄下來,然後繼續搜尋吧。”

“好的,管理者。”係統精靈聲音空靈道。

這對肖執來說,隻是一個小插曲而已。

肖執甚至都懶得將這個事情拿去至強殿討論了,因為他覺得這個事情根本就沒什麼討論的價值。

時間一天天過去。

巨星宇宙。

一道恐怖魔影,正‘裹挾’著十餘道渺小的人類身影,在無盡黑暗中飛行著。

這道恐怖魔影,正是苦羅仙。

苦羅仙一邊飛行,一邊在吐槽著:“紫淵神主真是太可惡了,他難道不知道吾為執天帝手下大將麼?竟然將我派去如此遙遠的地方,可惡!著實可惡!”

跟隨苦羅仙的神級隊員們,一個個的都噤若寒蟬,生怕惹惱了這尊恐怖魔神。

前一天,就有一名隊員在接受苦羅仙的問話時,因為態度不夠恭敬,惹惱了苦羅仙,就被苦羅仙給罰沒了一尊神級道兵,還是一尊中神級的神級道兵。

就隻有一人躺在苦羅仙那寬闊的肩膀上,雙手枕在腦後,無聊打著哈欠,對於兇神惡煞的苦羅仙,沒有表現出絲毫懼意。

這人,乃是大昌世界的中神級玩家祝長武。

別人害怕苦羅仙,他可不怕。

因為他知道這苦羅仙是個什麼德行。

這苦羅仙雖然長相兇惡了點,說話狠了點、狂妄了點,但對於自己人還是不錯的。

在苦羅仙的隊伍裡,這些神級玩家或許會受到一些壓榨,但生命還是有保障的。

當然了,苦羅仙再怎麼壓榨隊員,也不可能壓榨到他祝長武的頭上來。

畢竟,他們都來自於大昌世界。

論關係,他與執哥之間的關係,隻會比這苦羅仙更加親近。

‘老仙,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到目的地?’祝長武打了個哈欠,向苦羅仙傳音問道。

‘起碼還需要二十來天,可惡,真是可惡!那個該死的紫淵神主,要是吾能打過他的話,吾非得撕了他!’苦羅仙傳音回道,聲音裡滿滿的都是怨念。

‘還要二十來天麼…’祝長武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愁容。

像這樣橫渡虛空飛行,實在是太無聊了。

他現在每天能做的,就是和隊友們聊聊天,以此來打發時間。

“也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祝長武說道:“老仙,把你的佛珠借我用一下。”

天佛佛珠,現如今是所有小隊隊長的標配,方便各個小隊用來接收任務,也方便各個小隊之間進行溝通與交流。

“拿去。”苦羅仙道。

瞬間,一枚淡金色的圓珠,便出現在了祝長武麵前。

祝長武手捧著這枚金色圓珠,開始以意念操控了起來。

他手中的這枚天佛佛珠,屬於改良版本,可以模糊定位其它天佛佛珠,也可與一定範圍內所有的天佛佛珠進行聯係。

很快,天佛佛珠之上便綻放出了微光,從中傳出了屬於狐陽的聲音:“苦羅仙,喚我何事?”

“我是祝長武。”祝長武說道。

“原來是祝長武啊。”屬於狐陽的聲音道。

“到地方了沒有?”祝長武問道。

“還沒呢,還得幾天時間,你們呢?”屬於狐陽的聲音道。

“我們更慘,還要二十來天時間。”

“沒辦法,這個巨星宇宙實在是太大了,我前兩天跟紫淵大佬打聽了一下,現在我們對於這個巨星宇宙的探索,還不及它的萬分之一呢。”

“你小子竟然和紫淵神主攀上關繫了。”

“就是偶爾找他聊聊天嘛,沒什麼的。”

“你竟然敢和他聊天。”

“這有什麼敢不敢的,他又不是老虎,又不會吃了我。”

“話是這麼說,可我還是不太敢主動和他聯係,我慫。”祝長武說道。

說完,他又補充了一句:“老仙也不敢。”

“誰說吾不敢的?吾隻是懶得和他聯係而已。”苦羅仙哼道。

(本章完)被驚醒了。他們與玄明國的那些軍士不一樣,在驚醒之後,大部分都縮在了各自的屋子裡麵,抱著自己的妻兒瑟瑟發抖,隻有極個別膽大的,纔敢透過門窗的縫隙,向外張望一下。隻不過,外麵漆黑一片,他們什麼也看不到。“冷靜!不要慌亂!”一個聲音爆吼,如同雷霆一般炸響!這是一名穿著火紅將軍鎧的武修,武修有些蒼老,眉毛胡須都花白了,個子也不高,卻是氣勢十足,如同一隻猛虎。剛將一名玄明國玩家砍翻在地的肖執,一躍出現在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