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結婚了

蘇晨夏還沒來得及反應,已經和一個端菜的服務員撞上。服務員手中的餐盤「啪嗒」全掉在了地上。突然的響,驚擾了花園中謀著的兩人。兩個男人的目齊刷刷地向著蘇晨夏的方向看了過來。蘇晨夏驚得臉一白,想也沒想,扭頭就往兩人相反的方向跑。兩個同事似乎追了上來,「咚咚咚」的腳步聲,離並不遠。蘇晨夏沒敢回頭,慌慌張張地穿過一條又一條的走廊,拉開餐廳的門衝出去,卻迎麵撞上一堵堅的牆。隻當堵著自己的是剛的同事,蘇晨夏嚇了...流蘇簾幕的房間,一道頎長的影站在落地窗前。

月剪落了一地的碎影,英俊的臉逆著,深邃又涼薄。

他的手上拿著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子十**歲的年齡,眸溢彩,生又明艷。

「爺,已經確認過了,蘇小姐就是這段時間咱們在找的人!」後,保鏢模樣的低著頭,態度恭敬。

「備車!」背對著他的男人指尖輕彈,手中的照片被夜風揚起,輕飄飄落在了後的沙發……

……

帝都某酒店。

蘇晨夏兼職的公司今天在這兒有場聚會,不勝酒力的被同事敬了三杯酒後,就找了個藉口離了戰場。

肚子裡都是水,左右張著想要找洗手間的方向,穿過走廊時,花園裡,一道細細碎碎的聲音忽然傳來。

「林,剛那蘇晨夏已經喝了好幾杯了,看好像不怎麼能喝的樣子,你看,要不要小弟幫你把灌醉,或者,咱們採取點其他手段?」

「這人不識趣的,您看您都追了好幾個月了,卻半點不領,應付這種人,就不能規規矩矩地來!」

說話的人是蘇晨夏兼職所在公司的同事,那人聲音得很低,可蘇晨夏還是耳尖聽到。

灌醉?

其他手段是什麼手段?下藥嗎?

蘇晨夏一直以為今天隻是單純的同事聚會,卻沒想到,來到這兒後還有這麼一出。

把兩人的對話一字不地聽進去,蘇晨夏氣得牙。

卑鄙!

後,一道提醒的聲音忽然傳來,「小心!小心!」

蘇晨夏還沒來得及反應,已經和一個端菜的服務員撞上。

服務員手中的餐盤「啪嗒」全掉在了地上。

突然的響,驚擾了花園中謀著的兩人。

兩個男人的目齊刷刷地向著蘇晨夏的方向看了過來。

蘇晨夏驚得臉一白,想也沒想,扭頭就往兩人相反的方向跑。

兩個同事似乎追了上來,「咚咚咚」的腳步聲,離並不遠。

蘇晨夏沒敢回頭,慌慌張張地穿過一條又一條的走廊,拉開餐廳的門衝出去,卻迎麵撞上一堵堅的牆。

隻當堵著自己的是剛的同事,蘇晨夏嚇了一跳。

蒼白的臉抬起,然而,撞眼前的卻是一張陌生的麵孔。

一個男人的臉,一個清冷如月,卻耀眼如星辰般的男人。

鐫刻的五深邃又妗貴,薄勾起一抹孤傲,墨瞳冷冽,整張臉英氣人卻冰冷得滲人。

他的後站了四個穿黑西裝的男人,四人站一排,剛好把蘇晨夏的路堵上。

幾個人明顯就不是好惹型。

「抱歉!」蘇晨夏識趣,給被撞到的男人道了聲歉,悶著腦袋就想換道跑,後的男人卻準確無誤出了的名字,「蘇晨夏!」

沒什麼緒的聲音,清清冷冷,像是冬日裡雪花簌簌落下。

蘇晨夏已經邁出去的一條生生頓住,背脊了,僵轉過。

「我們認識?」抬起臉龐,不可置信看著發話的男人,蘇晨夏怔愣。要小弟幫你把灌醉,或者,咱們採取點其他手段?」「這人不識趣的,您看您都追了好幾個月了,卻半點不領,應付這種人,就不能規規矩矩地來!」說話的人是蘇晨夏兼職所在公司的同事,那人聲音得很低,可蘇晨夏還是耳尖聽到。灌醉?其他手段是什麼手段?下藥嗎?蘇晨夏一直以為今天隻是單純的同事聚會,卻沒想到,來到這兒後還有這麼一出。把兩人的對話一字不地聽進去,蘇晨夏氣得牙。卑鄙!後,一道提醒的聲音忽然傳來,「小心!小心...